孫效敏
  最近打車軟件成為人們討融資論的熱門話題,有人支持打車軟件,有人反對,還有人採取折中態度。
  支持打車軟件的主要理由有:第一,節約能源與成本。根據北京市交通委統計,北京每輛出租車每天大約運行400公里,其中空駛120公里,空駛率達到30%至40%。全北京空駛的出租車一天要浪費600多萬元的汽油。而用打車軟件,可以讓司機少繞很多彎路,節約能源,提高運力。第二,滿足市場需求。目前北京、上海等大型城市,在交通高峰時或者遇到惡劣天氣時,居民打車十分困難,甚至根本打不到車,打車難已經成為這些城市不爭的事實。打車軟件可以緩解九份民宿打車難,滿足居民出行要求,是市場供求關係決定的,政府不應叫停。第三,消費者主動加價行為,是典型的市場行為,不屬於違法行為。
  反對打車軟件的主要理由有:第一,影響乘客安全。出租車行業最重要的是保證乘客安全,出租車安裝打車軟件後,司機在行車過程中不時地查看手機,這會嚴重影響行車安全。第二,打車軟件並不能解決打車難的問題。出租車安裝打車軟件後,空車拒載率增加,路邊待運車輛多了,普通乘客打車更難,甚至根本打不到車。第三,擾製冰機價格亂公平的競爭秩序。由於打車軟件公司為了爭取客戶,不斷採取讓利或補貼的方法吸引客戶,嚴重影響市場公平競爭秩序,涉嫌不正當競爭。
  折中觀點認為,打車軟件是個新生事物,雖然給出租車行車安全帶來隱患,但也給出租車司機與部分乘客帶來利益,不能一刀切地叫停。政府應當因勢利導,扶控結合,既不能放任自流,也不能因噎廢食。可以規定早晚高峰時段“空車拒載”應受到處罰二手製冰機,載客途中手拿手機接聽、操作,或對乘客安全提醒置之不理的,應受到重罰等措施。
  由於人們對打車軟件的認識不同,導致各地政府主管部門對打車軟件採取不同態度,有的地方政府允許打車軟件,有的地方政府禁止打車軟件,有的地方政府限制打車軟件。廣州市政府允許出租車安裝打車軟件;深圳市政府在2013年就發佈了《關於加強手機招車軟件監管的通知》,要求安裝打車軟件的出租車必須卸載;上海市雖然不禁止出租車安裝打車軟件,但禁止在交通高峰時段使用打車軟件。因此,有必要認真研究政府應該對出租車安裝打車軟中古萬利多件採取什麼措施,怎麼治理打車軟件“亂象”。
  我認為,政府應該叫停出租車安裝打車軟件,否則就是政府不作為。其依據如下:
  第一,叫停打車軟件是釐清政府監管與市場調節各自空間的需要。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要讓市場調節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但並非所有的領域都適用市場調節。因此,必須要釐清,哪些領域適用市場調節,哪些領域適用政府監管,而不是不分青紅皂白,都通過市場調節配置資源。
  我認為,出租車行業不屬於市場競爭領域,政府不僅對出租車市場準入實施嚴格控制,而且對出租車營運也實施嚴格監管,對出租車營運價格實施政府定價,要求出租車司機嚴格執行政府定價,否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其根本原因是出租車行業涉及人民生命財產安全與提供社會公共服務。這一性質決定了出租車行業不屬於市場競爭的範圍,而屬於政府相對壟斷的行業,不適宜充分競爭。因此,任何加價行為,即使乘客自願的加價行為,都是違法行為,除非不影響出租車為其他乘客提供公平的服務。
  第二,打車軟件剝奪了普通乘客的公平乘車權。出租車行業政府相對壟斷的性質,決定了出租車行業應當為公民提供平等與公平的社會服務,不能因為乘客的年齡、性別或者支付對價的高低而自由選擇乘客,這也是出租車行業不同於其他運輸行業的一大區別。出租車打車軟件只為那些安裝了打車軟件並叫車的乘客提供快捷方便的服務。那些沒有安裝打車軟件的乘客、不會使用打車軟件的老年乘客或使用軟件有困難的乘客不僅不能享受到打車軟件的服務,反而可能遭遇急需打車卻因沒有安裝打車軟件或不大會用而打不到車的尷尬局面。
  有人可能認為打車難是市場供求矛盾造成的。但根據2013年上海出租汽車業務量的分析,全市出租汽車的里程利用率約65%,日均客運量290萬人次左右,與往年基本相同,沒有發生結構性的變化。因此,可以說出租車供求關係是正常的,打車難問題的癥結不是供應不足,而是“待運”車輛不接“揚招”所致。這種情況,已經引起社會的強烈不滿。
  第三,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出租車行業享受相對壟斷帶來的好處,即由於政府相對控制城市出租車的擁有量,嚴格限制其他車輛進入出租車行業,並不斷加大打擊黑車的力度,使出租車的保有量相對穩定,出租車行業保持相對較多的客源,使出租車駕駛員獲得相對豐厚的收入等。這些都是因為政府相對壟斷給出租車行業帶來的利益,如果沒有政府相對壟斷,出租車行業就不可能獲得這些壟斷利益。因此,出租車必須給每一個需要乘車的人提供平等與公平的優質服務,絕對不允許出租車司機任意挑選乘客。而出租車打車軟件打破了這一狀態,使得出租車司機擁有選擇乘客權,偏離了出租車行業相對壟斷的目的,侵害了社會成員公平打車的權利,理應嚴格禁止。之所以要如此,根本原因在於出租車行業不能既享有政府相對壟斷得到的好處,又想獲得自由競爭獲得的利益,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只能選擇其一。
  第四,打車軟件可能危害乘客的生命健康安全。乘客安全重於泰山,是出租車行業營運的第一要務。從上海、北京等地出租車安裝打車軟件的實際情況來看,通常出租車安裝兩部裝有打車軟件的智能手機,但有的出租車安裝了四部。出租車司機邊開車邊低頭看手機,有時還不停地操作手機。而《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明確規定,駕駛機動車有撥打、接聽手持電話等妨礙安全駕駛行為的,將被一次記2分處理。據太原、北京等地交通部門統計,出租車安裝打車軟件後事故發生率明顯增加,不僅給乘客安全帶來隱患,而且還涉及保險等業務。
  總之,我認為各級政府應採取有力措施叫停打車軟件,同時要求各出租車公司積極建設自己的電調平臺,最大限度地為乘客服務。
  (作者系同濟大學法學院教授)
  (原標題:叫停打車軟件是政府職責所在)
創作者介紹

eb10ebuim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